“最孤独”的城

文/陈淑莲

无意间瞥见“恶魔之眼”的照片,让正在青海参加影展的知名影评人张海律,决定推迟返程,特意去一趟茫崖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艾肯泉,又名“恶魔之眼”

“那颜色,那咕咕上涌的独特‘大眼睛’实在太特别了,和别处的风光完全不一样。”张海律说。

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前往茫崖的315国道,虽然大部分行程都在穿越柴达木盆地贫瘠的荒漠和戈壁,可每当有些审美疲劳甚至乏味的时候,总会不经意间有高原湖泊映入眼帘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315国道茫崖段

比如途经德令哈市时,西行不远处,是一片水面宽阔、芦苇密布、风卷波涛的可鲁克湖;转向南部经过青藏铁路,又是一片更大的托素湖,湖畔还有一座被命名为“外星人遗址”的地质景区。

胜景不断的315沿线,让带着对“网红”景点预期不高的张海律,收获了一路的奇特风光,竟意外超越了过往的环球旅行体验。

年轻的城市

茫崖是一座因为“孤独”,而频频出圈的城市。

地处青海西北的茫崖,被无人区所包围。东边是人烟稀少的柴达木盆地,南边是世界著名的可可西里无人区,西临大名鼎鼎的阿尔金山无人区,北濒“生命禁区”罗布泊。

无论去往四面八方任何一个方向都是无人区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开在荒漠中的山花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驰骋在阿尔金山的驴群

它的周边350公里半径内没有一座城市,周边200公里内没有一座县城。茫崖距省会西宁市1230公里,距海西州府所在地德令哈市710公里。

有网友说,它比海南省三沙市还要“孤独”——距离它最近的城市敦煌,大约有390公里的直线距离。

茫崖市的面积非常大,有近5万平方公里,差不多相当于3个北京,但截至2020年末,这片辽阔的土地上,常住人口仅有1.9万人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茫崖市一角

去茫崖游玩过的彭敏,对这座小城赞不绝口,“非常小,没一会儿就能绕城一圈”。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,整个城里只有217辆出租车,“数量虽然不多,但够用,因此去哪儿都很方便。”

茫崖给她的另一个印象是非常新,“很多地方都在修建中,不过一些没修的地方,还是有些破败”。不过,她认为,这种新旧对比很有意思。

不管是张海律、彭敏,还是前往茫崖的其他游客,都会好奇为何要在这样荒凉的地方,修建一座新城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建设中的茫崖公园

作为中国最年轻的城市之一,2018年12月茫崖才正式设市。

茫崖市委书记柳雪莲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,茫崖是古代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咽喉要地,也是通甘进疆入藏的交通枢纽,有青海省的“西大门”之称,战略位置不言而喻。

“设市是实施新一轮西部大开发、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规划建设的客观需求。有利于形成海西新的经济增长极,对维护社会稳定,优化行政区划布局起到很大作用。”她说。

柳雪莲告诉记者,茫崖矿产资源、新能源资源蕴藏丰富,未来有着很大的发展潜能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茫崖井队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正在开采中的茫崖油田

不过,她也坦言,作为新建市,茫崖当前面临的困难还比较多。比如,水资源匮乏,成为制约盐湖产业发展的瓶颈;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薄弱,城市承载力方面和服务功能不足。另外,人才流失严重、生态环境脆弱,也是当前茫崖面临的难题。

瀚海星空

茫崖是连接柴达木、塔里木两大盆地的“鹊桥”。

南昆仑、北祁连、西阿尔金山,中间八百里瀚海,这“三山夹一盆”的地理地貌纵横交错,也赋予了这里得天独厚的壮美风光:雅丹风蚀林、盐湖沙丘、雪山草原、野生动植物和暗夜星空资源在此交相辉映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茫崖星空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七彩谷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千佛崖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昆仑山下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茫崖湿地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俯拍茫崖荒漠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茫崖戈壁一景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山上的牛群与狐狸

不过遗憾的是,一直到现在,茫崖并不在常规旅行线路中。

打开各大在线旅行电商平台,其售卖的青甘大环线,行程大抵相似,西宁-青海湖-茶卡盐湖-大柴旦-敦煌-张掖-门源-西宁,时间4到6天不等,几乎不会再往西前往更广袤的茫崖地区。

若说10000个中国人里只有10个人踏足柴达木盆地,也未必有1个人到过这座最孤独的城市。

但在张海律看来,茫崖值得一探究竟。

直径10多米的艾肯泉,位于茫崖尕斯库勒湖西侧的草滩沼泽里,艾肯蒙语“源头”之意。因早期航拍出咕咕上涌的独特“大眼睛”面貌,结合周围长期沉积的铁锈色硫磺等矿物质,被网友称为“恶魔之眼”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俯拍艾肯泉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形似瞳孔的艾肯泉

位于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之间的翡翠湖,属硫酸镁亚型盐湖。卤水的颜色由于所含矿物质浓度不同,形成一片片形态迥异、深浅不一的盐池。风起,湖里的盐白和翠绿相互碰撞、交融,从空中俯瞰,如镶嵌在戈壁上的璞玉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如碧玉般的翡翠湖景致

这里也是张海律最喜欢的茫崖景点之一,当他一步步走入湖中时,一块块板结盐块令他赞叹不已,“被上千种绿的卤水和白色盐石包围其间,有种恍入北极浮冰之上的错觉,更像梦幻地浸没入一块果冻蛋糕中。”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翡翠湖盐花

向着阿尔金山,往甘肃方向行驶3个多小时,再转向只有越野车能走的土路,就能抵达俄博梁。7500万年岁月的洗礼,让这里被剥蚀成多种残丘和槽形低地,形成千奇百怪的地貌,由于形状不一、大小不一、疏密不一,风吹过时会产生振动,各种山丘之间的空气柱振动频率不同,常生成诡秘风声,便有了“魔鬼城”的称号。

“最孤独”的城,10000个中国人里未必有1个去过
俄博梁雅丹地貌

张海律认为,对比新疆魔鬼城、美国犹他州南部一众国家公园,只会觉得脚下的这片土地更加神秘和奇特。

“人们可以在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山头冲上奔下,尽情呐喊,声音又轻易消逝在山谷里,一瞬间会感到自己竟如此渺小。”他说。

不过,火星营地是张海律所有体验中性价比比较一般的地方。在旺季,一个太空舱床位1500元,早被预订一空;营地里一顶单人或双人帐篷的价格,分别是400元和650元,在他看来整体价格偏高。

不再孤独

作为一座新城,柳雪莲不避讳茫崖当下面临的种种挑战。她认为,茫崖要想发展,必须交通先行。

茫崖花土沟火车站

在柳雪莲看来,茫崖地处偏远,尽管公路网络基本建成,但道路承载力和质量较差,特别在旅游旺季,堵车情况严重,影响旅游的品质和体验。

茫崖虽然有机场,但全年通航时间有限,且航线少,作用未得到有效发挥。格库铁路客运服务尚未全线开通,现仅运行西宁至茫崖区间,茫崖至库尔勒也未开通。毫无疑问,这些对茫崖的进一步发展形成了极大的制约。

“交通建设任重道远,我们会进一步统筹公路、铁路、民航等多种交通运输方式协调发展,主动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、进疆入藏新通道建设。”柳雪莲说道。

据悉,茫崖已经开工建设了格尔木到茫崖、茫崖到青新省界的高速公路,格库铁路省内已经通车,即将实现与西宁的每日通达。

格库铁路的建成通车,将历史性地改变青海与新疆交接地区交通闭塞、发展滞后的局面。

茫崖夜景

至于茫崖的下一步发展,柳雪莲表示,将围绕雅丹地貌、盐湖、石油遗迹、天文科技等优势资源,把茫崖打造成为以天文科技科普为核心的旅游目的地。

亘古山川、茫茫戈壁。

作为“地球上最不像地球”的地方,茫崖希望有更多人来打破孤独,让“最孤独”的城市不再孤独。

(本文图片由茫崖市摄影家协会供图)

发布日期:
分类:随笔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